到后年全球燃煤发电量将达2072GW,新南Will士州的
分类:韦德1946

据Grand View研究,到2020年全球燃煤发电量预计将增长至2072.8GW。

根据国外咨询公司Evironmental Expert数据,到2040年,核电容量将到达620 GW,总投资预计为2万亿美元,燃气轮机联合循环发电容量将达到2百万GW,设备更换和维修投资将达2.2万亿美元,生物质的发电容量将到达300 GW,风力发电容量将到达1300 GW,太阳能发电容量将到达1000 GW。

尽管澳大利亚煤炭行业及其游说人士继续坚称,在出口收入创记录的支撑下,该国的动力煤出口行业正在蓬勃发展,但现实情况却截然不同。

煤炭的成本低是推动亚洲需求的主要因素:

核电容量预计将从2013年的392GW(1GW=1000MW)在2040年增加至超过620GW,但它在全球发电的份额将只是增加1个百分点到12%,因为到2013年底,全球在运行的434个反应堆有近200个退役,他们被新的发电厂弥补。在未来25年,核电的总投资预计为2万亿美元。

自2015年以来,澳洲动力煤出口一直在下降,预计还会出现更多收缩。高出口收入完全反映了目前的高价格,而高价格本身也部分是热煤开采投资下降的结果。简而言之,目前煤炭价格的高企并不意味着一个强劲且不断增长的行业,而是恰恰相反:人们对该行业长期生存能力的担忧日益加剧。

在亚洲煤炭储量丰富的国家,该燃料的可得性和低成本性将继续为市场提供驱动力,而日益增加的电力消费量,尤其是在新兴市场,也将对需求产生积极影响。另一方面,欧洲和北美的调控措施,加上对清洁能源的推广,在未来六年或将阻碍这些地区市场的发展。

燃气轮机联合循环发电市场规模到2040年将从现在的300 GW增长到2百万GW的容量,相关电力设备的更换、升级和维护的投资将在未来25年超过2.2万亿美元。

截至2018年6月30日,新南威尔士州动力煤出口(百万吨)

商业使用将主导燃煤发电需求:

在2040年,生物质发电容量将到达300 GW,风力发电容量将到达1300 GW,太阳能发电容量将到达1000 GW。

图片 1

在应用方面,商业用途决定着燃煤发电,2014年占市场总数的55.7%。预计它将成为增长最快的应用领域,从2014年到2020年年复合增 长率达5%。该报告还分析了燃煤发电行业的技术市场,并发现,2013年的产能中粉煤系统占比超过一半。同时,到2020年替代性旋风炉系统将以年复合增 长率2.6%的速度增长,届时装机容量将达614.6GW。

到2040年,中国的能源生产量将是美国的两倍,但人均消费量将仍然只有美国的一半。中国的燃气轮机市场将被中国的煤制天然气工程推动,燃气轮机与煤气化联合循环电厂将遍布该国各地。

2018年数据是根据2017-2018年前九个月的数据预测的。

今天印度已经占世界人口的六分之一,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将占全球能源的6%。该国的发电和工业对煤炭的需求将猛增,燃煤发电将占据该国能源结构的一半,印度也将成为全球煤炭使用增长的最大来源。到2040年,亚洲预计将占到全球煤炭消耗的80%,尽管污染高,燃煤发电将仍是许多亚洲国家电力系统的主流。

国际能源署(IEA)预测,到2040年,全球动力煤贸易量将下降59%,这是其最可持续的预测。根据国际能源署的可持续发展情景(SDS)分析,2040年煤炭贸易额将从2016年的756万吨/年骤降至3.09亿吨标准煤(Mtce),复合年降幅为-3.7%。

许多燃煤电厂和燃机电厂的设备和部件需要频繁更换,燃煤电厂的催化剂每3~5年就需要更换一次,燃机电厂的设备更换周期大概为10年,但有些设备如燃机电厂的锅炉给水阀门更换更频繁。渣浆泵,球磨机,风扇和空气预热器在燃煤电厂都需要定期更换零件。

IEA可持续发展情景分析下的全球动力煤贸易量(百万吨)

图片 2

与国际能源署的分析相比,新南威尔士州政府发布的2016跨国报告的长期预测显得尤为过时:未来40年煤炭总量仍保持每年1.2%的增速。这一数据与2014年首席经济学家办公室的预测一致,该预测既没有考虑到可再生能源发展在之后日益低廉高效,也没有考虑到全球《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承诺的影响。

国际能源署的新政策方案(NPS)在发布时就已经过时了。新政策方案(NPS)下的煤炭需求预测每年都会下调。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院(IEEFA)认为,国际能源署的可持续发展情景(SDS)更有能反映世界能源的未来。

如果还认为新政策方案(NPS)对未来能源市场的方向预测更准确,那就是认为全世界对《巴黎协定》中承诺的碳排放不会采取重大措施,也忽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签署承诺的事实。

自2014年以来,澳洲煤矿出口尤其是新南威尔士州的关键市场——亚洲各地新建燃煤发电站的前景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亚洲主要市场的燃煤电厂拟定项目从近887GW降至不足229GW,下降了74%。

亚洲主要电力市场中燃煤电厂拟定项目

图片 3

在新南威尔士州四大出口市场(日本、中国、台湾和韩国),拟定项目自2015年以来减少了近423GW,而在南亚和东南亚(不含印度)剩余的拟定项目总量仅是这四个主要市场拟定项目减少量(423GW)的18%。与此同时,被许多澳大利亚煤炭企业高管视作潜在未来出口市场的印度,它的燃煤电厂开发项目在同期收缩了2.34GW。

新南威尔士州电煤出口国家(2016-2017年)

图片 4

此外,这些数字还没有把要关闭的燃煤电厂计算在内。如果当前拟定项目削减和燃煤电厂关闭的趋势持续下去,到2022年,燃煤电厂退役容量将超过新增容量,全球在役的燃煤电厂规模将开始缩减。

这一快速转变的原因是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空前下降,以及自2014年以来可再生能源应用的显著增加。这些因素将继续推动未来几年的市场。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预计,到2050年,煤炭在全球电力市场的份额将从2014年的40%左右降至11%。

到2050年全球电力市场份额的变化情况

图片 5

考虑到这些趋势,尽管该行业发表了乐观的言论,但新南威尔士州也无法免受电煤出口行业长期衰退的影响。全球领先的煤炭出口港纽卡斯尔港(Port of Newle)的董事长对未来电煤前景表示:“煤炭的长期前景对纽卡斯尔港和猎人区带来威胁。”

新南威尔士州的动力煤产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包括:

•主要投资者和金融机构正加速远离煤炭行业,这一趋势现已蔓延至新南威尔士州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市场——日本。

•从长期来看,在可持续发展情景分析(SDS)下,新南威尔士州最大的煤炭市场——日本的煤炭总需求预计将下降71%。

•新南威尔士州第二大出口市场——中国的煤炭总需求预计到2040年将下降57%。

•台湾计划最快到2025年把对燃煤发电的依赖从46%降低到30%。

•国际能源署预测,作为新南威尔士州第四大市场,韩国的煤炭进口将在2040年下降近50%,至不足6千万吨标煤(Mtce)。

•印度不是新南威尔士州动力煤出口的主要目的地,未来也不会是。印度政府多次承诺长期减少动力煤进口,因为燃煤电厂是印度发电成本最高的电源。

•无论东南亚燃煤消耗怎么增长,都不足以弥补新南威尔士州四个主要出口市场消耗量的下降。

•亚洲快速发展的海上风力发电行业每年将取代3 - 3.5亿吨动力煤,约占全球海运贸易量的35%-40%。

•澳大利亚动力煤一直吹捧的质量优势并不能维持出口量。根据伍德麦肯兹公司(Wood Mackenzie)的数据,能达到了韩国最新硫含量上限的澳大利亚出口动力煤不足四分之一。

•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澳大利亚出口从印尼出口下降中获益不会发生,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削减电力容量将导致国内煤炭需求减少,可供出口的动力煤增加。

•随着全球煤炭消费量的下降,新南威尔士州的动力煤出口商将面临其他出口国对现有市场的激烈竞争。

这份报告还阐述,即使最近拟建的T4煤炭终端被叫停,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设施纽卡斯尔港(Newle Port)目前仍有24%的闲置产能。从长期来看,动力煤出口非但不会增加,反而会进一步下降,从而逐渐导致更多产能被搁置。

也就是说,这个港口已经有了严重的发展问题,将来只会变得越来越严重。而这正是促使纽卡斯尔港(Port of Newle)董事长认识到,这个港口“迫切需要”实现逐步多元化转型,摆脱目前对煤炭的过度依赖的原因。

本文由韦德国际发布于韦德1946,转载请注明出处:到后年全球燃煤发电量将达2072GW,新南Will士州的

上一篇:澳国财富矿业投资大幅度下挫,澳大汉密尔顿(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